站内搜索

没有书面合同 装饰店拆回室内门

                                                            
  【案情简介】
  2018年3月12日,姚先生向天台县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以下简称消保委)投诉称:其于2018年1月2日在XX装饰材料店(以下简称装饰店)选订了2扇带门套的实木门。1月4日,装饰店来到姚家实地丈量、测算,双方确定了实木门及其装饰的位置、质量等,总价款3700元待安装后一次性付清,但没有签书面协议。2月5日装饰店安装完毕,2月6日姚先生发觉门套的材料不是“实木”,而是“实木复合”;门套与门的间隙超大;颜色与原定的水曲柳本色相差甚远等,随即要求装饰店拆回并赔偿损失。交涉至今无果,故向消保委投诉,请求调解。
  【调处及结果】
  消保委受理后即向装饰店发出《投诉调查函》,提示其注重《消法》第二十三条、《浙江省实施<消法>办法》第二十一条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主动与投诉人协商处理;同时发出了定于2018年3月20日组织调解的《调解通知书》。在3月20日的调解中,装饰店辩称:门套改用实木复合材料有利于防开裂,事前姚先生是知道的;颜色是姚先生在店里选定的;门缝过大可以重整再装。要我们拆回是姚先生悔约,应赔偿我店损失。在消保委主持调解下,当事双方认同了本案争议的事实,了解了相关的法律规定,最终签署《投诉调解协议书》:由装饰店于5日内拆回其安装在姚家的2扇木门,姚先生应予配合。姚先生同意依此协议书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天台县人民法院当天依法作出了“调解协议有效”的《民事裁定书》,发送两位申请人,及时完成了本案的结案。
  【案例评析】
  住宅装修不是单项的商品买卖,它涉及相关商品和服务的多项交易,书面合同是住宅装修交易安全的关键基础。
  一、住宅装修应当订立书面合同
  我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法条明确规定了应当采用书面形式的两种情况,一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的,即为法定形式;二是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即为约定形式。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的,当事人没有采用书面形式,该合同一般是不成立的,但如果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书面形式的合同必须由当事人或者代理人签字或者盖章、载明权利义务的文字凭证组成,籍以有据可查。
  住宅装修是经营者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消费者给付价款、报酬的权利义务关系复杂的市场交易,经营者应依照《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二条及《浙江省实施<消法>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与消费者订立书面合同,明确施工期限、施工质量、施工费用、质量保证方式、违约责任等内容;由经营者提供装修材料的,应当约定材料的名称、品牌、规格、型号、等级和价格。”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发生纠纷时,便于分清责任。
  住宅装修纠纷,依照《消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提供的装修装饰服务,消费者自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之日起六个月内发现瑕疵,发生争议的,由经营者承担有关瑕疵的举证责任。本案中,装饰店已经为姚先生家安装了木门,双方之间的口头合同成立。姚先生以标准物为证,认为该门的质量不符合约定的要求;装饰店则以姚先生“自己选定”、“事先知道”等为由予以否定,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没有了书面合同明确约定的标准,依照法律的规定,当事人认同了本案室内门为不符合质量要求。
  二、住宅装修的合同解除
  我国《合同法》规定,住宅装修合同当事人除可以在合同中约定合同的解除条件、期限外,还享有一般解除权和任意解除权。由法律直接规定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情形的,称为法定一般解除。如《消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不符合质量要求的,消费者可以及时退货;《消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经营者提供的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排除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等内容的无效;《消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服务费用的三倍等,多为《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的合同法定一般解除。依据《合同法》第二百六十八条规定“定做人可以随时解除承揽合同,造成承揽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第四百一十条规定的“委托人或者受委托人可以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主张解除合同的,称为法定特殊合同解除,亦称合同任意解除。《合同法》第九十三条“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的规定,即为合同的约定解除。
  合同解除权的行使应符合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或者法定的解除条件,防止合同解除权的滥用,保护诚信履约方的合同利益。依照《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依法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合同法》分则相关法条并没有对合同任意解除的方式作出特殊的规定。因此,消费者应以通知方式行使合同解除权,包括在投诉中通知解除。
  联系本案:姚先生在室内门安装后的第二天就发现了质量问题,当即要求装饰店拆回去,装饰店也接到了这个通知。此时,双方之前口头约定的住宅装修合同即为解除。“拆回”、“退货”均属“物归原主”类的“恢复原状”,室内门是为生活消费所需,姚先生可以要求依照《消法》规定维护权益。
  三、合同解除的损害赔偿
  住宅装修合同解除,当事人一方要求对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应以对方对合同解除存在过错为前提。如果经营者不存在违约行为,且不存在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情形,消费者主张任意解除合同的,应当赔偿经营者因合同解除遭受的损失。因不可抗力情形下的合同解除,双方均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如果经营者存在违约行为,消费者主张法定一般解除合同的,消费者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并有权要求经营者承担赔偿责任。消费者主张约定解除合同的,合同中明确约定赔偿条款,且该约定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应按约定履行赔偿义务;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一条、一百一十二条、一百一十三条或者《消法》第五十二条等相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装饰店为姚先生安装的室内门出现质量不符合约定要求的情形,经调解双方未能作出书面补充协议。姚先生要求装饰店拆回室内门,符合《消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属于《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五)规定的合同法定一般解除情形,应受法律的支持。对本案合同的解除,姚先生不存在法律上的过错,不为装饰店的门材、安装等承担赔偿责任。室内门拆除墙面留下钉孔等残痕,只要是常规施工内的,姚先生不能以“恢复原状”要求装饰店赔偿。
  综上,住宅装修服务包括装修的器材、家具等商品质量和安装、保修等服务质量,关联着消费者对美好生活品质的追求。住宅装修合同是保障交易安全、实现消费目的的关键基础。当事人双方应该依照法律的规定订立书面合同。经营者应将签订书面合同当作守法规范经营的积极作为:一是设置合同文本不仅要满足法律规定内容,还需预留空格,以便根据消费者需求,增写必要的、经协商一致的合同约定;二是要全面、真实地介绍说明,使消费者了解、接受约定的商品和服务,可将草拟的合同交消费者,留给其与家人协商必要的时间,避免合同签订后节外生枝、妨碍合同履行;三是履行实际中,需要修改、更换时应及时协商、签订书面补充协议;四是《消法》第二十六条是强制性规定,书面合同和补充协议等都不允许出现法律严格禁止的违法内容。消费者应该高度重视签订书面合同:一是选择经营者时应将有无权利义务明确、责任清晰、条款易懂可操作的书面合同作为首选;二是需要修改合同和补充协议时应积极协商及时签订;三是保存好相关资料,须知“不知道”、“我不懂”等不能成为当然的免责理由;四是发生纠纷,争执不下,可及时邀懂行的第三方帮助协商,再不成时应及时投诉,防止损害扩大。
 


超市蛋糕有霉点,消保人员来维权 << Prev      Next >> 天台消保委多管“闲事” 调解了一起注册商标专用权与著作权“打架”纠纷